• <i id='j1zyi'></i>

    <acronym id='j1zyi'><em id='j1zyi'></em><td id='j1zyi'><div id='j1zy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1zyi'><big id='j1zyi'><big id='j1zyi'></big><legend id='j1zy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j1zyi'><div id='j1zyi'><ins id='j1zyi'></ins></div></i>
    <span id='j1zyi'></span>
      <ins id='j1zyi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j1zyi'><strong id='j1zy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dl id='j1zyi'></dl>
        2. <tr id='j1zyi'><strong id='j1zyi'></strong><small id='j1zyi'></small><button id='j1zyi'></button><li id='j1zyi'><noscript id='j1zyi'><big id='j1zyi'></big><dt id='j1zy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1zyi'><table id='j1zyi'><blockquote id='j1zyi'><tbody id='j1zy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1zyi'></u><kbd id='j1zyi'><kbd id='j1zyi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j1zyi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尋找我的初戀情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  在某個季節的清晨,我的女友忽然離我而去。留下來的是前一日給她買的那件紅色連衣裙。我望著這件連衣裙,心想,我一定要找她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我辭掉瞭工作,在每個城市,我開始瞭仔細的尋找。一日,在一傢酒吧我與一傢電視臺的主持人相遇瞭。他主持的是“情感熱線”欄目,聽瞭我的遭遇後,他被深深感動瞭,答應盡最大的努力幫我。第二天,我便被邀請去電視臺做節目。節目是現場直播。有很多的女孩打進瞭熱線,她們問你們吵架瞭嗎?她們問你是真心愛她嗎?我對她們的提問一一做瞭回答。我說我們相愛三年瞭。我說我們從來沒吵過架。我說我愛她是海枯石爛不變心,滄海桑田不移情。節目結束,我走出電視臺,電視臺門外已站瞭好多女孩,她們說她們是為愛情而來的。看著那架勢,我匆匆逃離瞭那兒。我想我是不能再在這座城市待瞭,我已失去瞭原先的平靜,我預感她也不在這座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次日,我又向另一座城市出發瞭。我心中的疑惑愈來愈沉重。我要問問她,為什麼無緣無故地離開我呢?我開始回憶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個細節,但這些細節都構不成她離去的理由。在她離開我的頭天晚上,我們還在床上纏綿呢!說著一些不倫不類讓月亮聽瞭都臉紅的情話。我停停走走,我壓根兒就把時間忘瞭,我算不清我尋找的時日瞭,我也不想算瞭,我知道,一算就會給我帶來恐懼感。

              我來到瞭B市。我接受瞭以前的教訓,我沒像以前那樣張揚,隻是靜靜地尋找。在這期間,我認識瞭一個女人,女人40歲瞭,可看上去隻有30多歲,不論女人哪一方面,讓男人都有怦然心動的感覺。女人開瞭一傢咖啡館,我便常去那兒喝咖啡。女人說,這座城市的男人都很富,可女人過得都很辛苦。

              我問為什麼?

              女人說,錢是男人身上的翅膀,有瞭翅膀男人就飛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聽瞭就笑瞭,我喝瞭一小口咖啡。

              女人說,看男人喝東西真是一種享受。女人說,其實女人對男人要求不高,隻想讓男人陪女人一塊兒吃吃飯,說說話兒。

              我說你很現實。女人說,可男人一有錢就忙瞭,忙得不和我見面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說這是沒辦法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女人說,可我不傻呀!我受不瞭,我知道他在忙什麼。

              我說你離瞭?女人點瞭點頭,我發現女人的眼睛很明亮,有顆淚珠子掉在瞭地上,震得我的心很痛,我問女人有何打算?

              女人明白我的意思,女人說再也不想結婚瞭,隻想找個情人。

              我問為什麼?女人說,為瞭能天天看著心愛的人喝咖啡。

              我聽瞭就笑瞭。女人也笑瞭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我還是離開瞭B市,繼續尋找我的女友。我感覺在B市待的時間有點兒長瞭,腿腳不如以前有力瞭,不過不要緊,我拿出女友的照片,照片上女友依然春光燦爛風姿秀逸,我看瞭女友照片,那顆不死的心像幹草逢火星一樣復燃瞭,我向開咖啡館的女人告別,這個女人是惟一知道我來B市目的的人。那天,女人哭瞭,女人說再也看不到你喝咖啡瞭。女人說找不到就再回來。我搖搖頭不置可否。

              我開始瞭更艱難的跋涉。不知時光進行瞭多少年後,我已用三條腿走路瞭。當我在一個農戶門前小憩,這時,從大門裡面躥出一條狗來,狗朝我兇巴巴地叫。緊跟著從裡面走出來一位老太太,老太太顫顫微微地說:奉國,不要朝客人亂叫。

              這名字像雷一樣在我腦中炸開瞭,我明白瞭,明白瞭。我就問你為什麼給狗起瞭個人名字?

              老太太說,我在尋找。

              我問尋找什麼?

              老太太說尋找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我想問一些問題,我看到瞭老太太滿臉皺紋和滿頭白發,我不相信這是真實的,我情願把她當成一個夢境,尋找隻是我活著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  我扶著拐杖繼續前行,我掏出瞭她的照片,照片已泛黃瞭。這時,從我背後跑來一個孩子,孩子拿瞭一個饅頭,孩子說,老爺爺,這是我奶奶讓我給你的。